首页 都市娱乐 重生男的青春时代

第533章 白玫的过去

重生男的青春时代 森外 4539 2020-10-18 02:10

  百度搜索:搜狐小说-重生男的青春时代

  “顾总,要不咱们找个卡车拉回去?”李广义出了个主意。

  “李所长,后天就是除夕现在去哪里找货车司机?”一直充当司机的屈勇插话道:“要不这样,顾总你们先回申城过年,我到时候和张所长联系,帮你们运过去。”

  “你不是说今年要带女朋友回老家让你父母看看吗?怎能耽误你的终身大事?”顾北笑着说:“你们都走,我留下等装车。”

  “顾总,你……”

  看到众人要劝阻,顾北赶忙摆摆手:“别和我争,你们赶紧回申城和家人团圆,我事情办完后就直接回老家。”

  看到顾北要坚持其余的人也就同意,后天就是除夕大家归心似箭。

  回到酒店,乔东他们就收拾行李,定的晚上返回申城的飞机票,顾北吩咐屈勇开车把他们送到机场,很快只剩下顾北一个人。

  他站在窗户边,看着燕京灰蒙蒙的天空,真没想到今年过年竟然会在燕京一个人过。

  给家里打了个长途,说了自己现在的情况,父母只好叮嘱他一个人在外面一定注意安全,办完事早点回家,顾北答应了。

  到了晚上,顾北吃完饭出去转了一圈,外面寒风凛冽一个人逛确实没啥意思,又回到了酒店。

  一天都就这么无聊的了过去,到了除夕夜,看着外面万家灯火和天空中不时绽放的烟花,顾北打一圈祝福电话。

  父母已经吃完了年夜饭,正围着火盆在堂屋里看春晚,黄鹂破天荒陪着父母来到外滩准备在这里度过一个狂欢之夜。

  马小跳过年没回来,而是到了大雪封山的阿里卓玛家,准备在这里过一个地道的藏历年。李铁岭带着吴胜男回到了老家铁岭市,这是第一次带她回家看望自己的父母。

  罗韵的啡语咖啡馆除夕之夜依旧不打烊,赵江也在招呼客人,忙碌中充满着幸福的味道。

  宋晓喜、刘海涛、崔建华….顾北把所有的朋友挨着电话问候,最后才打给白玫。

  因为,他知道她现在和自己一样寂寞。

  “啊?你在燕京?我以为你早回老家了呢。”电话里白玫感到很惊讶。

  “没办法,事情没办完”顾北把来燕京的经过简单告诉了白玫,“现在一个人好无聊。”

  “找个小姑娘陪你呗。”

  “我不要小姑娘,我只要干姐姐。”顾北躺在床上懒洋洋的说道。

  “呸……干姐姐离你太远,远水解不了近渴哦。”

  “飞过来啊…..我给你报销往返机票。”

  “谁缺你那点钱……算了,太远,麻烦……你好好休息吧,抱着枕头睡嘻嘻…..新年快乐!”

  我晕…..

  听着手机发出嘟嘟的声音,顾北一阵无语,人不过来煲电话粥也好啊。

  香江。

  白玫穿着睡衣,呆呆坐在沙发上想着刚才和顾北的电话,突然她抓起手机,迅速拨了一个号码:“喂,是航空公司吗?请问今晚还有没有飞往燕京的班机?…….有的?我那我订一张票……”

  …..

  清晨,顾北还在被窝睡大觉,迷迷糊糊听到有人敲门,以为是服务员,就没好气大声说道“没事别打扰,赶紧给我走!”

  “那我…..真的走了啊…..”

  咦……不对,这声音怎么这么熟悉。

  白玫?!

  顾北一个激灵,猛然从床上蹦起来,连拖鞋都没穿冲到门口。打开门一看,只见白玫提着一个行李箱站在门口,正微笑的看着他,头发上还有一丝白霜。

  看着这张千娇百媚的脸,顾北一把把她拉进房间:“你回来怎么不说一声我去机场接你。”

  “想给你一个惊喜呀…….”白玫笑嘻嘻的:“惊喜不惊喜?”

  “惊喜,惊喜。”顾北说着就帮白玫脱外套。

  “干嘛呀?”

  “干姐姐啊……”

  ……

  ……

  时间到了中午,两人还没起床,顾北披着睡衣半躺在床上抽着烟,白玫躺在他身边,一副满足的表情。

  “我决定了!”顾北突然冒出了一句话把白玫吓了一跳。

  “你决定什么了?”

  “过完春节后你就回内地,如果不想会申城那就去苏市,我已经让曹波帮忙看房子。”

  “我还没想好呢…..你这是霸道!我抗议!”

  “抗议无效!这一个人的日子太他妈的难熬了。”顾北冒出一句粗话。

  “习惯就好……”白玫幽幽说道。

  “习惯个屁…..就这么定了!起床,吃饭,逛街过年!”

  整整疯狂玩了三天,初三下午,白玫陪着顾北雇人把光刻机运到火车站,办完手续后,看着机器被工人装进一个大集装箱又拉进了货场,顾北总算松了一口气。

  “明天我就要回老家,你和我一起回去吧?”回酒店的路上,顾北边开车边问白玫。

  “那怎么行?你爸妈嘴上不说,心里肯定会骂我…….”白玫幽幽说道。

  “别瞎说!你又不是没去过我家。”顾北扭过头瞪了白玫一眼,不过这话他说起来也有些没力。

  父母现在认定黄鹂是未来的儿媳妇,如果自己再带白玫回去那肯定和当初不一样。

  “好啦你别担心我,我回香江去,北京太冷了我有都一点不习惯了。”

  “过年你也不回家看望父母?”顾北小心翼翼问道。

  这个问题他憋了很久,但知道白玫不喜欢说自己家的事情,他不想惹她不高兴,今天好不容易有个开口的机会。

  “我父母十年前就离婚了,我爸去美国南加州大学教书,定居在那里成了旅美华人,听说还找了一个美国女人。我妈呢…..调回哈尔滨和我外婆外爷住一起,我父母就要我这一个女儿,所以…..这个家散了。”

  “我呢,结过婚又离了。虽然我没给你说过,但是我想你也能猜出来…..那段婚姻不堪回首,所以我不想再提起…..你能理解吗?顾北?”

  “我理解,我理解。”顾北赶忙说道。

  “我父母的离婚还有我自己那段婚姻对我伤害太大,使我对家对婚姻彻底失去了信心,于是我从独自一人从燕京来到申城开了一家咖啡馆,就想彻底忘记过去,在那里呆了两年,我感觉这样的生活挺好,但没想到最后遇到了你。”

  说到这里白玫望着顾北,眼眸中流露出柔情。

  “可是,我还是没给你一个完整的家。”顾北每每想到这点,心里就感到自责。

  “这样挺好,我也不想再走进围城,一次…..就够了。”白玫望着外面的车水马龙,幽幽说道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