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玄幻 奇幻玄幻 军师威武

第498章 死里逃生

军师威武 华任仇 5493 2020-10-28 17:22

  百度搜索:搜狐小说-军师威武

  见识到宁泽夫妻二人击退敌军,甚至对方狼狈逃窜,主将生死不明,杜威、丁牧、项进宝三人遵从军令,只留下少许士兵供宁泽差遣,率领大军撤回邢台郡,直奔灾区参与抢险。

  白天将司马法大军击退,亲眼看着丈夫使用各种“法术”,真如仙人一般,宓妍兴奋之情难以掩饰。于是对他提议:“夫君有这般本事,不如直奔密梁拿下陆骢!天下之间,谁人能挡?”

  宁泽闻言摇头:“孤虽身怀法术,并非所向无敌!今日获胜,只是敌军被水伯、恐鸟震慑。若搏命相拼,孤未必占得便宜!”

  “夫君这是何意?”宓妍感到疑惑,“水伯、鸟妖那般厉害,还怕凡人?夫君更是法力通天,胜过仙人,敌军哪有反抗之力?”

  “其实水伯、恐鸟并无神力,”宁泽看看左右,小声在她耳边说道,“世人敬畏,香火供之,以讹传讹,将其神化。之前孤便告诉你了,它们只是相较其他野兽更为凶悍,仅此而已!敌军不明所以,为其外形震慑,失去战意,方能占据优势!若孤带它们继续追击,敌军被逼无奈展开反击,到时候伤及水伯、恐鸟,便知它们并非凡人不可伤,情势立转!”

  “即便如此,以夫君法力亦能将敌军全数消灭!”宓妍倒是盲目信任宁泽。

  “孤法力再强,也有穷尽之时!”宁泽这话倒是真的,火攻特技不可能无限使用,虽说恢复速度还挺快的。至于炸弹那是真的有数,之前一轮轰炸几乎用尽,若不是为司马法,他可不愿意那般奢侈,疯狂投掷。

  单纯靠火攻,其实司马法已经找到应对之策,直接分散军队,就能让效果降到最低。更何况火攻都是固定位置,敌军可以迅速逃离,真要不怕死,冒着每次被烧死烧伤一部分士兵强行反击,自己区区一人别说跟数万军队打,就是跟几千人也难长久,体力撑不住。

  就算能开无双乱舞,陷入上千人包围也是个死。浮屠甲的防御,并不能保护全身,总会有疏漏之处。

  说到底,宁泽打个突袭,在对方反应不过来,或者不敢应战的情况下能一面倒占尽优势。可是正面战斗,对方若抱必死决心反击,人海战术也是相当可怕的。

  宓妍倒是没有失望,在她眼中丈夫已经相当厉害,是真正的仙人!

  这边守在关卡等待消息,宁泽推测司马法死在游唐山的概率很大。

  石山郡这边,大批将士逃回,极为狼狈。

  太守得知前线兵败大惊失色,亲自出城相迎,安排败兵休整。

  在此期间一直打听司马法的消息,毕竟他是主将,也是梁国支柱。

  陆续有不同阶位将领返回,也带来许多坏消息。

  很多将领亲眼看着同僚被宁泽的“妖火”烧死、“妖雷”炸死。

  因为多数将领在撤离期间遵照司马法命令分散行动,也不清楚主将是死是活。

  在不安的情绪中,陆渊满脸漆黑,头盔不知去了何处,身上军服也是到处破洞,有被烧过的痕迹,要多狼狈有多狼狈,带着部分骑兵出现在城门外。

  太守急忙带人上前迎接,同时询问司马法的情况。

  陆渊是跟着司马法,相对其他将领应该更加清楚。

  只是陆渊被问到,也是摇摇头。

  他跟着司马法逃到游唐山入口附近,为躲避宁泽法术造成的大火分开,好不容易穿越火海逃出生天,根本不知道司马法是否活着。

  稍微喝了点酒,也不梳洗换装,守在城门等候。

  陆续有己方将领带兵返回,零零散散,倒也聚集不少。

  许久之后,周皓出现,看起来情绪不佳。

  陆渊赶紧迎上前去,着急问道:“大将军,军师何在?”

  “我与军师中途走散,只知入口附近军师与下属换了衣装反向折回,未知其生死!”周皓摇头。

  这句话让现场气氛更加沉重,到现在还没回来,万一司马法真的回不来,那该如何是好?

  陆渊见其情绪低落,眼带悲意,心说该不会司马军师遇难,周皓担心大家接受不了这个事实,所以才这么说。不然这掩饰不住的悲伤算什么?当下问道:“大将军面带悲色,怕是见到军师遇险?”

  石山太守以及周边将领都提心吊胆,紧张看着周皓。

  周皓闻言摇头:“确实不知军师情况,只是雷太仆不幸葬身火海,想起彼此情谊故而伤感。”

  “雷太仆葬身火海?”陆渊瞪大眼睛。

  “哎!当时情况紧急,我也是自身难保,无法营救。”周皓叹道,一脸伤心。

  现场多数将士沉默,雷贺可是九卿之一,地位很高。这样一个大人物阵亡,对梁国也是打击。

  “宁泽……”陆渊咬牙握拳,十分愤怒。

  转念一想,战争就是这样,不是你死便是我活。就算想要报仇,之前那一幕也让他的念头瞬间消退。

  怎么报?

  单打独斗,之前有过,自己被宁泽轻松打败!连唐牛都打不过他,可见对方武艺之强。

  单凭武艺都打不过,更不用说那种瞬间引来火海,或者炸雷般的法术。

  恐怕一百个自己到了宁泽面前都不够看。

  又有水伯、鸟妖,连神灵、妖怪都能降服,这种对手真的可以战胜吗?

  仔细想想,当时数万大军就这样被宁泽夫妻二人……不!几乎是被宁泽一个人彻底打败,连还手之力都没有!

  像宁泽这种妖人……或者称他仙人才对。虽然不愿承认,可是强到这种程度,说他是神仙也不为过。人怎么跟神仙打?怎么打得赢?

  难道华国真是天命所归,所以才有宁泽这样的神仙相助?

  陆渊摇摇头,将这个想法甩出去,心情却极为沉重。

  不止他,现场所有人心情都很沉重。

  主将司马法生死不明,九卿之一,太仆雷贺葬身火海,整支军队损失惨重。

  眼下只能祈祷,作为梁国支柱,司马军师千万安全归来。

  不知是否祈祷生效,入夜之前,就在城门准备关闭,放弃等待时,一群看起来极度狼狈的梁国士兵出现,人数大概十一二个,到了众人面前极度疲惫。

  领头之人摘下头盔,竟然是浑身漆黑,仿佛煤地里刨出来一样,极度狼狈的司马法。

  “军师!!”众将激动围上前去,不敢相信自己双眼。

  “军师,太好了!您怎么逃出来的?”陆渊也是激动无比,赶紧上前抓住司马法双手。

  “运气好,”司马法喘息极重,“我见宁泽生出杀心,故而下令逃至游唐山。到了山口,立刻与部下换装,掉头折返。中途宁泽施法烧山,差点让我葬身火海。亏得边上有条小溪,便带部下潜水而下,混在乱军之中逃得更远,勉强捡回一条命。为保险起见,避开主道从远路绕回,这才顺利抵达。”

  “还好军师果断!”周皓说道,“若不立刻换装原路撤回,恐怕早被宁泽以法术相害。可惜雷太仆……”

  “雷太仆怎么了?”司马法立刻问道。

  “雷太仆逃之不及,已经葬身火海!”周皓一脸哀伤。

  司马法闻言一愣,而后哀叹:“是我害了雷太仆!”

  “不!军师,此战非您之过!”陆渊摇头,“没想到宁泽竟有如此法力,我方猝不及防,才有今日之失!”

  “哎~外界早就传遍,说那宁泽精通法术,恍若仙人。”司马法叹道,“虽有警惕,还是小瞧了他!谁能想到传言竟是真的,世上竟有这般人物……”

  “军师,宁泽恐怖如斯,我等凡人如何与之抗衡?”周皓说道,“近些年,陛下重金悬赏,召集天下能人异士。然而来的都是江湖骗子,找不到一个拥有真才实学的术士。若无人制衡宁泽,如何抵挡华国军队?”

  “是啊军师,”陆渊也道,“普天之下,难道真的没有胜过宁泽之人?”

  “山外有山,人外有人!原本我不相信术士之说,以为所谓法术都是骗人之术。如今亲眼所见,原来真有其事!天下之大,定能找出一个胜过他的术士仙人!”司马法道,“诸位莫要心灰,不到最后一刻,胜负尚未分晓!即便找不到比宁泽强大的术士,也未必不能对付此人。任何人都有弱点,宁泽也不例外。只要寻到致命之处,亦能将其灭之!”

  “怕是不易,”周皓叹道,“宁泽素来谨慎,我方细作多数被查,百不留一。连潜入华国边境都很困难,更不用说靠近对方。而且听说宁泽双目如炬,一眼便能看破身份,如何接近探查,寻出他的弱点?”

  “世上无难事,只怕有心人。”司马法回答,“再谨慎也有打盹的时候,莫要失了信心!今日虽败,梁国根基尚在,我也会竭尽全力,想出对付宁泽的办法!奔逃一天,眼下饥渴难耐,能否先入城内,安排一些吃食?”

  “对对对!”石山太守急忙上前,“下官已经命人备下宴席,请军师与诸位将军进城!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