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言情 耽美百合 超神学院之秩序重启

第144章 第一次秩序重启计划

  百度搜索:搜狐小说-超神学院之秩序重启

  对于一个刚刚诞生的共和国而言,太过高调未必是好事,但也不见得是坏事,至少秦曦思想已经传遍了宇宙,这把火,更亮了。

  ......

  “你并不敢亲自去征讨,所以你这场战争是必败无疑的。”

  秦曦盯着监牢外的华烨,一脸不屑,她身上的锁链已经被崩断了两根了,那两根正是套牢锁骨的锁链,很明显,伴随着时间的推移,秦曦的身体自我修复必然会将所有铁链震碎,届时华烨必定会付出惨重的代价。

  “你就这么看不起我?我做什么说什么你都要反着来,这样会让你快乐一些么?”

  华烨同样没有什么好的脸色,苏玛丽伤好了以后第一件事就是向华烨提议杀了秦曦,华烨很明显不会再听他的了,至少秦曦留着还有用。

  “当一群不是为了某个人效命的人们团结起来,你是无法从外部攻破的,更何况,你不是正义的,非正义的战争必然会失败!”

  “呵,正义往往都是借口,这个宇宙还需要正义这种东西?我华烨不信,仅凭你每天对我口诛笔伐就能得到正义吗?醒醒吧,你还不如交代出你的银刃那样来得更现实一点。”

  “我说了,有本事你自己去找,我的银刃不在我这里。”

  秦曦感觉累了就席地而坐,困了就靠墙蜷缩成一团休息,反正有着各种方式避开华烨,而且自从秦曦崩断了两条锁链之后,华烨就不敢再进入这个监牢了。

  “继续为我效力吧秦曦,帝国需要你。”

  “帝国不需要我,我只是一个囚徒,华烨,既然你怜悯了你的敌人,那你必然会遭到反噬,我对你已经失望至极,你妄想我再臣服于你。”

  秦曦这两年来衣不蔽体食不果腹,隔几天就会遭到华烨一顿语言羞辱,她也是毫不吝啬的反击回去,头发散乱就如同一个疯婆子。

  “苏玛丽不会再针对你的,他不敢,只要你肯来,我可以不必征伐他们。”

  “你的话,一个字都不能信,滚吧,但凡你有反思过自己都不会来求一个阶下囚,我就是这么不识抬举,你满意么?”

  秦曦走到阴暗的角落里,锁链拖在地上哗哗作响,她要休息了。

  “秦曦!”

  华烨怒气冲冲的走了,他每次来都是吃一肚子气,秦曦不会在乎他的脸面,每次的语言都恶狠狠的刺中他的内心,让他恼羞成怒,在苏玛丽看来华烨有点神经病,没事就来找骂,是抖m么。

  ......

  梅洛星系。

  “姐姐,华烨要求我们出兵,怎么说?”

  梅洛大殿是凯莎与一众战友们的议事之处,凉冰派系和凯莎派系的天使们泾渭分明,孤孤单单坐着的阿歆是秦曦遗留势力的代表,大清洗时有很多秦曦派系的人投奔凯莎,也让凯莎有了自己的官僚体系,梅洛星得以飞速进步。

  “不出兵是给华烨向我们开战的理由,我们目前还没有能力对抗华烨以及整个天使帝国。”

  “不能出兵!对面是我们的兄弟姐妹们,为什么我们要助华烨行不义之事?这样一来我们还有什么名誉可言?如何服众?!”

  站起来的是若宁,她无可害怕的,秦曦于她而言有大恩,而且她一直请求凯莎想办法营救秦曦,但凯莎要么避而不谈要么无动于衷,让她很是伤心。

  “不仅不要出兵,还得运送物资给他们抵抗华烨。”

  阿歆淡淡的说道。

  “这样我们就与华烨站到了对立面,我们明显还没有这个实力。”

  “天天怕怕怕,就知道怕,我们和华烨早就对立了,难道还想同流合污吗?对自己的兄弟姐妹们动手,和那暴君华烨有什么不同,既然各位如此之怕为什么不敢去投靠华烨?这样不是可以不用怕了?”

  某个天使站起来怒气冲冲的说道。

  “这......”

  顿时大殿鸦雀无声,而不知道那个角落传来了一声与众不同的声音:

  “中产阶级的软弱性。”

  “谁是我们的朋友?谁是我们的敌人?就连稚童都知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,更何况还要去帮助敌人打朋友,这是何道理?”

  “姐姐,你怎么定夺?”

  凉冰表情也严肃起来了,很明显,底下的人们有着很严重的分化性,秦曦的思想还是影响到了不少人。

  凯莎也陷入了沉思,她对秦曦的感觉怎么样了?很难说,经过这一系列的事情让她成熟了很多,喜欢秦曦?或许有吧,但现在她唯一要做的就是如何活下去,自然更加无情和利己。

  “我们出兵,但不要下场战斗,物资也要送,梅洛星没有那么多资源来支撑战争,我们名义上还是天宫帝国的属军,所以还是要走流程。”

  凯莎思索后说道。

  “那要是以后华烨追责呢?”

  “要他能够打赢共和国再说。”

  凯莎也很难决断,只能拖,拖到有利了再去考虑别的问题。

  “那我这就去准备,至少我们的重心应该放在防御华烨偷袭上。”

  凉冰说完带着自己的一部分人走了,凯莎则是与其他人继续议事,凯莎的地位就好比主公。

  阿歆身边有一个人对此很是不满,悄悄的对着阿歆问道:

  “歆姐,他们既然有反对华烨的决心,为什么不和共和国站到同一条战线上,人多力量大,只要推翻了华烨的统治,他们在天使文明不是更加安全吗?”

  “无他,利益罢了,他们是彻头彻尾的贵族,不是我们这种,无产阶级;对于他们来说,权利才是最应该追求的,我大可以预测,如果推翻了华烨,他们还是要实行王权专政。”

  阿歆平静的回道,跟随过秦曦的人,目光都很长远。

  “这么说我们顶多是暂时的朋友喽?”

  “只有曦姐出来了才能解决这一切,而我目前想不到拯救曦姐的办法,只能跟着他们,反对华烨,待到曦姐出来我们所做的一切才有用武之地,莫要再说这些了,很多事放在心里即可,没必要说出来。”

  “好的歆姐。”

  ......

  天宫号。

  苏玛丽又来找鹤熙了,他这两年来和鹤熙走得不远不近,但是他已经感觉到了一道隔阂卡在两人之间,关系永远无法再进一步。

  鹤追对他的态度也愈发的恶劣,但是他并不在乎,小姨子就当她没长大就好了。

  “你又来干什么?这里不欢迎你!”

  鹤追每次想做什么都会被鹤熙制止,为此鹤熙已经辞去了工作,全程看护鹤追,鹤追也只能忍着,怒气只能发泄在来找鹤熙的苏玛丽身上。

  “小丫头火气那么大干什么,我是来找你姐的。”

  “你......”

  鹤追要说些什么,却被从房间里出来的鹤熙拦住,便没再多说。

  “有什么事说说吧。”

  语气不咸不淡,倒是很符合鹤熙的人设。

  “帝国缺一个神武将军,我想让你担任,毕竟以你的实力担任将军都是很屈才的了。”

  “职位任务是什么,我考虑考虑再去,你先进来坐坐吧。”

  “不了,我已经成为了帝国的总理,有很多政务还需要去处理,这个职位就是城防军的操练将军,帝国最近又扩张了城防军,你考虑一下吧,毕竟一直在这里待着也是浪费光阴。”

  苏玛丽没有选择接受鹤熙的邀请,他能够敏锐的察觉到鹤熙的潜在态度,鹤熙不是很喜欢自己的家里面吵闹的。

  “那行,我明天就给你答复,你去忙吧。”

  鹤熙目送他离开,才转身进屋。

  “姐姐,你真的要去?”

  鹤追更了解她的姐姐,大概能够猜到鹤熙的态度。

  “你随我来。”

  鹤熙收拾东西朝外面走去,鹤追紧紧跟着鹤熙,两人顺着自己的小巷七拐八拐,来到了一个看起来并不起眼的建筑面前,这里从前都很少有人来,目前更是没有人访问。

  鹤熙拿出一把钥匙打开了门,走了进去,并且将门关好。

  走进房间的里屋,打开灯,鹤追看到了很多令她震惊的东西:

  秦曦对神体技术的理论研究、秦曦对战舰科研的图纸集、秦曦对武器系统的研究合集、秦曦对近战装备系统的研究理论、秦曦对社会学的统筹研究、秦曦思想、秦曦对天使族的深入研究......

  “这些大部分是秦曦给我的拓印的一手资料,她以前就对我说过,她一个人无法进行这么庞大的专业性研究,所以请我帮她分担一些,所有人当中她只相信我一个人,我也相信她。”

  鹤熙打开一个升降仪,一个奇特的金属箱子从角落里升起来,鹤熙上前打开,拿出了三柄银亮色的匕首,那是一种流动着的银色,好似星河一般。

  “这是?”

  “帝国最高级的武器,银刃,可以对付‘神’。”

  “那为什么?”

  “这是秦曦通过华榷先王留下来的信息所找到的,整个天使帝国只有六柄银刃,苏玛丽、华榷、秦曦各自执有一柄,剩下的三柄被华榷先王藏匿在不知名的地方,后被秦曦取回,秦曦知道自己可能很难有好的结局,所以在我这里留了一个备用方案,是为‘秩序重启’。”

  “如果她不幸出事了,由我视情况开启这个计划,我是有私心的,我并不会为这个辩解什么,我一直恪守着自己的底线,我也没有让你冲动的去做些什么,因为天使文明需要向前,需要进步与发展,就需要一个主心骨,华烨或许算不得一个好君主,但是文明确实需要他,所以我就不能因为我的私心而否定华榷先王及秦曦一直以来的努力。”

  鹤熙沉重的说着,她何尝不想去救秦曦,但是救了又怎样呢?能证明谁错了吗?其实最开始的时候鹤熙是怀疑秦曦有问题的,因为突然而然的清君侧导致整个天使文明陷入剧烈的动荡之中,各种犯罪剧增,人民的生活受到巨大的威胁,她不敢胡站队,救凯莎纯粹是个人的感情,她不忍心看到凯莎受到华烨的玷污,等到返回来要救秦曦时却没了机会。

  “那姐姐你这是?”

  鹤熙给她说这些,她有些迷惑了。

  “你怎么看待君权与人民?我希望你能理智的评价。”

  鹤追思索了一下,慢慢说道:

  “君权依托于人民,本质上是压迫者与剥削者,但因为外界环境的影响,统治形式并非是一成不变的,有时候也是人民拥戴君王,加深统治,就目前的宇宙大环境来看,君权专政并没有本质上的过错,反而走向神权社会才是真正的退步,君权的时候还有人民一说,而神权,恐怕普通人的价值还不如机器......”

  “对,你也认识到了,就目前而言君权统治是逻辑自洽的,而秦曦也没有彻底的反君权,而是想追求一个平衡,大的目标是为了天使文明的进步与繁荣,而目前华烨是怎样的?”

  “一个暴君,滥杀无辜,独断专行,刚愎自用,喜欢猜忌,无时无刻不在想着战争,他导致科研停滞、社会发展倒退,社会凝聚力下降,人民无法安居乐业,兵役加重,几乎一切资源都向战争倾斜。”

  “你有了解过共和国吗?”

  “并不了解,难道他们错了吗?姐姐,您要启动‘秩序重启’计划吗?”

  “共和国的出现让我陷入了巨大的犹豫中,我无法判断哪一种才是正确,启动‘秩序重启’计划也缺乏一个强力的执剑人,所以我决定进入天宫的官僚体系,积蓄力量,观察局势,如果华烨可以横扫六合,那么我就算是启动计划也无济于事,如果他不能,反而导致整个文明开始走下坡路,或者走向毁灭的道路,那么我会及时启动计划,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?”

  鹤熙之所以不让鹤追冲动,目的也有很多,而到现在一切都解释清楚了。

  “阶级斗争不能忘,同样的,在宇宙中我们要确保文明能够存续下去,所以两个的目标并不是重合的是吗?”

  鹤追有些迷茫了。

  “用秦曦的话来说,在左右之间寻找一个平衡罢了,你越往左,你所前进的道路就越艰难,你有你的追求,就不必向右了,而我所要做的,就是站好最后一班岗,迎接最艰难的结果,重新规划秩序时还需要你的这份勇气与理性,所以请忍耐吧,妹妹。”

  鹤熙说完,将三柄银刃带走了,现在而言,情况难以言说,这些东西随身携带以应对一切突发情况。

  “我明白了,姐姐。”

  “那走吧,前路在怎么艰难都要走下去,我还要和秦飞确认一下,让他不要对兄弟姐妹们下手太狠,只是立场不同,没必要大打出手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两人又离开了这里,一切又回归平静,秦曦的深谋远虑远超乎所有人的预料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